萧然物外得天机,吟诗著文论医事
2011-04-21 11:46:07   来源:任光荣 赵怀舟    点击:

  摘要:傅山是我国明末清初博学多才的著名学者,也是有重要建树的医学大家。《霜红龛集》中有关医药的诗文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学术思想和医事经历,是研究傅山医学的重要内容。

  关键词:傅山 霜红龛集 论医诗文

  傅山(1606-1684),是我国明末清初重要的思想家、坚强的爱国主义者和博学多才的学者,同时也是一位卓有建树的医学大家。今年是傅山诞辰400周年,值此之际,重温《霜红龛集》中有关论医的诗文,倍感其见解深刻,意义深远。

  1 学医为医的格言警句

  常听人们这样评价傅山,说他“字不如诗,诗不如画,画不如医,医不如人。”这是说,如果把傅山在书法、诗词、绘画、医学几个方面的成就加以比较的话,他在医学方面的成就是最高的,而他的人品更加高尚。

  傅山生当明亡清兴这样大动荡的年代,出身于官宦书香门第,从小聪颖好学,博闻强记,年长后就读于山西提学袁继咸主办的三立书院。明亡之后,长期以医为业,济世活人,著书立说,终其一生,在医学方面卓有成就。其高尚的医德和精湛的医术、丰富的经验令人敬佩,传为佳话,至今仍在民间流传。他在医学上之所以能取得这样的业绩,阅读《霜红龛集·卷十八·题跋》中所载《题幼科证治准绳》一文可得到启示。文曰:“姚甥持此,令老夫稍为点定一二方,欲习之为糊口资。既习此,实无省事之术。但细细读诸论,再从老医口授,自当明解。扁鹊以秦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慈和恺悌,便入药王之室,慎无流于恶姿如李醯也。”傅山给外甥所题的这一段话虽寥寥数语,但语重心长。其言有两层意思:一是讲学医要下真功夫,不能图省事;二是强调为医要重医德,从正反两方面进行了对比。医学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学问,“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所以一方面要“细细读诸论”,还要“再从老医口授”,即学习老医的实践经验,才能做到“明解”——学懂、学通。更重要的是从医德要求的高度指明了正确方向,即做到“慈和恺悌,便入药王之室。”慈,即慈祥、慈爱;和,谓温和、和蔼;恺,欢乐、和乐;悌,原义为敬爱兄长,引伸义为和顺。慈和恺悌,合而言之,即慈祥和蔼,平易近人。药王,指唐代精诚大医孙思邈,因为他在医药方面贡献极大,被世人尊称为药王。入室,即登堂入室,比喻做学问或学技能由浅入深,循序渐进,达到更高的水平。“慎无流于恶姿如李醯也”,这一句是用出自司马迁《史记·扁鹊仓公列传》的一段典故告诫其外甥的。《史记》中记载:“扁鹊名闻天下。过邯郸,闻贵妇人,即为带下医;过洛阳,闻周人爱老人,即为耳目痹医;来入咸阳,闻秦人爱小儿,即为小儿医;随俗为变,秦太医令李醯自知伎不如扁鹊也,使人刺杀之。”李醯虽身为太医令,但忌贤妒能,医德败坏,品质恶劣。傅山谆谆告诫外甥以之为鉴。近代著名的中西医结合大家张锡纯也说过:“人生有大愿力,而后才有大建树,……医虽小道,实济世活人之一端,故学医者,为身家温饱计则愿力小,为济世活人计则愿力大。”这些古今名言,从医者应当做为座右铭以自勉。

  2 追古思今的真知灼见

  《霜红龛集·卷十一·五言排律》中的《卖药》一诗,也是傅山表达他的医学思想的重要诗篇。诗云:“衡尹传汤液,畴箕不见书。想来明晦际,亦事鬼臾区。所以长沙老,相承金匮俱。既无尝药圣,谁是折肱儒。即不千缗也,其能一视欤。真人十六字,一半老夫除。”

  “衡尹传汤液,畴箕不见书。”衡,即阿衡;尹,为伊尹。伊尹为商汤时的宰相,汤尊称其为阿衡。汤液,指《汤液经》。畴,指九畴;箕,即箕子,殷之太师,周武王推翻殷时曾访箕子,箕子为其讲述九畴,即《尚书·洪范》,主要是讲治理天下的大事。这两句诗是说,相传商汤时的阿衡伊尹把《汤液经》传之于世,但在商末周初时箕子给周武王讲述的九畴——《尚书·洪范》中却并没有记载这件事。

  “想来明晦际,亦事鬼臾区。”明晦际,指人类社会由蒙昧不清发展到昌明进步的时期。鬼臾区,是黄帝时精医善卜的星官,《黄帝内经素问》中有关于黄帝和鬼臾区谈论五运六气的记载,黄帝对鬼臾区很尊敬,以师礼相事。这两句诗的大义是:推想那黄帝时属于人类社会由蒙昧不清向昌明进步发展的时期,黄帝很尊重精医善卜的星官,以师礼相事,讨论医学理论。

  “所以长沙老,相承金匮俱。”长沙,指张仲景,因有仲景官居长沙太守之说,故称之为张长沙。金匮,指《金匮玉函经》,为《伤寒杂病论》的别称。作者认为,张仲景所著的《伤寒杂病论》与上述《汤液经》的治病经验及《黄帝内经》的理论体系是一脉相承的,是张仲景以《内经》理论为指导,创造性地继承总结了汤液治病的实践经验,建立了理、法、方、药相统一的中医辨证论治体系。

  “既无尝药圣,谁是折肱儒。”中医学的发展,从根源上讲离不开中药的研究与发展。《淮南子》中有“神农尝百草,一日而遇七十毒”记载。《神农本草经》虽然不一定是神农直接所撰,但其奠定中药学基础的贡献是毫无疑问的。再如唐代孙思邈为一代大医,同时他对药物有深入的研究,从采药到制药都有丰富的经验,后世尊称他为“药王”。明代李时珍,临床经验丰富,为了纠正历代本草文献中的错误,实地考察,历廿七年写成《本草纲目》。古人云:三折肱知为良医。就是说一个良医的成长,离不开长期深入的临床实践体验。傅山看到当时的医生缺乏这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的精神,他深切关心民间的病痛疾苦,代表百姓的心声而发出呼唤富有实践经验、对医学理论有深入研究的“尝药圣”与“折肱儒”。

  “既不千缗也,其能一视欤。”缗,指成串的钱币,一千钱为一缗。因孙思邈有“人命至重,贵于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之语,青主承上句而感慨,要实现孙真人的真言,为医者必须既要有高尚的医德,还要有精湛的医术,退一步讲,即使人命不值千金,但总是一条生命啊,当今能请到“一方济之”的医生就是幸运了。

  “真人十六字,老夫一半除。”孙真人的十六字真言讲得非常好,但从目前社会的实际情况讲,依老夫我看得打一半的折扣。青主追古思今,感慨万千,更加牵动了他忧国忧民的情怀。

  捧读这首“卖药”诗,我们从中真切地感受到青主一代大医的胸怀与风范,他对学术渊源的真知灼见,对人的生命的至爱关心,对“尝药圣”和“折肱儒”的真切呼唤,其情其声,跃然纸上。读了这首诗,我们也就不难理解,青主为什么在改朝换代、动荡不安的境况下选择了以医为业,实践“救济本旨”,四十年如一日,毕其一生。他在《药性大纲》中讲的一段话非常重要:“处一得意之方,亦须一味味千锤百炼。‘文章自古难,得失寸心知’,此道亦尔。鲁莽应接,正非医王救济本旨。”以青主对医药学的造诣和贡献而言,比作“尝药圣”、“折肱儒”应是当之无愧!

  3 行医生涯的真实写照

  《霜红龛集》所附《阳曲县志·傅山》中记载,甲申明亡后,傅山“日惟专医救人,登门求方者户常满,贵贱一视之,接无倦容,藉以回生者不可胜数。”傅山的行医生活在其诗作中也可以看到。

  傅青主在己丑秋寓居平定马军村时写有《无聊杂诗》计二十首。其中有三首诗比较集中地反映了他的行医情景。

  其二:药岭负秋色,石楼登告劳。黄冠非独懒,白秃亦孤骚。豆秸偎煙尽,柴门闲日高。村翁问寒药,茶果致胡桃。

  其四:火齐曾何解,冰台偶尔藏。西邻分米白,东舍馈梨黄。食乞眼前足,医无肘后方。果然私捧腹,笑倒鹊山堂。

  其十二:云林白马贵,花史黑驴闲。石径时遭坠,青鞵暂得完。长鸣红树里,缓蹀翠微间。生怕嫌吾俗,虚哦似有删。注:花史毋君得病危,余设医愈之。每往来,皆以其所爱黑驴驮之,故引云林白马。

  诗中反映出傅山行医所至,受到村民的真心欢迎,他以慈和恺悌的态度热情为患者服务,“村翁问寒药,茶果致胡桃”,“西邻分米白,东舍馈梨黄”,其乐融融,亲密无间。

  《儿辈卖药城市诽谐杜工部诗五字起得十有三章》,则是傅青主在清初朝局已定后与其子、侄在太原开设卫生馆时所作。诗篇佳句甚多,兹摘录数首:

  其一:生理何颜面,柴胡骨相寒。为人储得药,如我病差安。裹疊行云过,浮沉走水看。下簾还自笑,诗兴未须阑。

  其三:天意高难问,人间小局谋。破愁书共架,劳倦酒寻楼。烈行曾商秽,康名正此羞。广川千万里,智勇一笼收。

  其六:安排用庄叟,鸡豕帝之言。草木谁胠箧,兴亡与见垣。禁方须万一,冷药满乾坤。若遇真人买,和笼价不论。

  其九:文章憎命达,远志到如今。运气从谁辨,君臣寄此心。凉州删独活,渤海爱黄芩。采摘春秋谙,深山得失林。

  其十:丸药流莺啭,高情兴令孤。奇方悲海上,老病惫山图。塞北多奔马,江南少寄奴。殊功无反忌,兵法寓诸壶。

  诗言其志,诗见其情。品读诗篇,傅山“为人储得药,如我病差安”,急病人之所急,痛病人之所痛的高尚医德;“若遇真人买,和笼价不论”的豪爽情操;“广川千万里,智勇一笼收”,“殊功无反忌,兵法寓诸壶”,“医犹兵也”的学术见解……令人神清气爽,感慨系之,由衷地赞叹先生的精思高韵。

  收集于《霜红龛集》中有关青主论医的诗文,篇幅虽然不多,但内容却是非常丰富的。从这些诗文中,可以更全面地体会其医学思想,更具体地了解其从医生涯。限于水平和时间,学习和体会都很浮浅,有待今后深入探讨。

相关热词搜索:萧然物外 天机 吟诗

上一篇:读顾炎武《大小诸证方论•序》
下一篇:从傅山肯定“无理”范畴的角度看其反理学思想的社会政治指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