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萧然物外,自得天机”
2011-04-21 11:49:37   来源:南京大学中国思想家研究中心 许苏民    点击:

  ——顾炎武何以认为自己不如傅青主

  摘要:“萧然物外”为哲学上之超越义,“自得天机”为哲学上之智慧洞观义;惟其超越而脱俗,故其思想敏锐而深刻;从来论傅山之人格与思想,未有如此八字之传神者。“萧然物外”之超越义,与庄禅之超越近似而有微妙区别,与儒学之所谓“内在超越”亦不同,而合于西哲“transcendent”之义,故儒者终无透彻之日而傅青主独能自得天机。本文拟从人生态度、学术取向、思维特征三方面,来诠释“萧然物外,自得天机”的意义,并说明顾炎武何以自称不如傅山。

  关键词: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傅山,顾炎武,超越。

  顾炎武和傅山同为我国17世纪伟大的早期启蒙思想家。顾炎武比傅山小7岁,二人堪称知交,知顾炎武者莫如傅山,知傅山者亦莫如顾炎武。顾炎武晚年作《广师》一文,说“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吾不如傅青主。”这句话既表达了对傅山人格和思想的无比敬重,也体现了他作为大思想家特具自知之明、乐道人之善的宽广胸怀。其中“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八字,从来论傅山之人格与思想者,似乎都没有这八个字来得生动、深刻、贴切、传神,具有用最少、最精练的文字包含最丰富、最广大的内容的概括力。本文拟从人生态度、学术取向、思维特征三方面,来诠释“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并说明顾炎武何以自称不如傅山。

  一、作为人生态度的“萧然物外,自得天机”

  顾炎武赞美傅山的“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八个字,出自庄禅而不尽同于庄禅。

  “萧然物外”,出自佛典。僧肇《肇论》云:“挺拔清虚,萧然物外。”释元康疏:“肇法师才思挺出,清雅虚通,萧然在物之外也。”《五教止观一乘十玄门合行叙》云:“萧然物外,超情离念。逈出拟议,顿塞百非。”释慧皎《高僧传》卷九称单道开“独处茅茨,萧然物外”,《晋书》卷九五《单道开》亦作是语。《彻翁和尚语录》卷下云:“即心非心,挺拔清虚。即佛非佛,萧然物外。”萧然,有寂寞、冷落之义;出家之人摈弃世事,屏绝情欲,与青山绿水、古佛青灯为侣,真可谓寂寞、冷落之至矣。

  “天机”一词,出自《庄子》和佛典,兼有认识的对象、认识的能力两重意义。就主体的认识能力而言,“天机”是天才的直觉,是灵感的源泉,是直探本原的洞察力:如《庄子•大宗师》言“其嗜欲深者天机浅”;如釋元康《肇論疏》言“天机深,故超迈凡俗也”;又如北齐时期有一佚名墓志,盛赞其人得天地灵秀之气,如“合浦孕珠,荆山韫玉……灵府洞开,天机迥畅”(《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就其作为认识的对象而言,“天机”乃是天地造化的奥秘,是人所追求的最高智慧:如《祖堂集》卷七赞夹山和尚精通经论,“时称学海,聪辩天机”;如世人常说的“天机不可误泄”等等。至于“自得天机”一语,则是指一种主客合一、“天人合一”的境界。

  庄禅的人生态度,就其消极一面而言,可以使人“任他天崩地陷,无与吾事”。所以顾炎武不喜欢庄子,在《日知录》中对使用庄子的语言表现出异常的反感;他也自称生平不读佛书,对佛教大加辟斥。然而,他为什么竟使用庄禅的语言来赞扬傅山呢?对此,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他在傅山的影响下对庄禅的态度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二是他从自己的立场观点来理解“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对这一命题的内涵作了改造,赋予了其新的意义。应该说,这两种解释从推理的逻辑上来说,都是可以成立的。

  顾炎武盛赞傅山的“萧然物外,自得天机”,是一种超越世俗的人生享乐和富贵利禄之追求、把对于真理和正义之追求看得高于一切的崇高精神。“萧然物外”的“物”,就是指世俗的人生享乐和富贵利禄。既吸取了庄禅蔑视富贵利禄和人生享乐、甘于寂寞、甘于为世俗所冷落的精神,又摈弃了庄禅消极遁世的人生态度,主张以超越个人利害的态度去关注民族的前途、国家之命运。

  人,谁没有物质享受的欲望?歌德的《浮士德》说得好:“有两种精神居住在我们心胸,一个要想同另一个分离!一个沉溺在迷离的爱欲之中,执拗地固执着这个尘世;另一个猛烈地要离去凡尘,向那崇高的灵的境界飞驰。”[1]傅山的萧然物外,正是一种“向那崇高的灵的境界飞驰”的精神。“萧然物外”是寂寞的,既没有千钟粟,也没有黄金屋和颜如玉,但志士仁人就是要把耐得住寂寞看作立身的根本,黄宗羲说得好:“人而不耐寂寞,则亦何所不至矣!”傅山也说:“势利富贵不可毫发根于心。”[2]他认为,“人无光明远大之志,则言语行事,无所不窝囊也,而好衣好饭不过图饱暖之人,与猪狗无异”。他还有一句名言,说“幽独始见美人,澹泊能生豪杰,热闹人毕竟俗气”[3],这句名言既如诗如画,又极富哲理性,直可使人的精神升华到那“彻悟美的本体”的意境。傅山的“萧然物外”,甚至把生死也置之度外,宁死不当亡国奴,乃至“日夕直盼死,涕零吊屈时”。而他的“自得天机”,乃是对于人生价值的彻悟:那些卖国求荣、枉道事人、曲学阿世之徒,他们的富贵尊荣,其实不过是水面上肮脏的泡沫;而志士仁人的正气之歌、德义之粹,必将长存于宇宙!

  从这一意义上来解读“萧然物外,自得天机”,可以说顾炎武与傅山都具有这种精神,正是这一精神造就了这两位思想巨人光辉的一生,表现为他们对时代矛盾的深刻洞察力,他们投身民族保卫战争和长期从事反清秘密活动的大智大勇,他们崇高的民族气节和爱国情操。他们是时代的弄潮儿,而不是消极遁世、无所作为的隐士。

  17世纪的中国,沧海横流,风雨如晦;各种社会矛盾犬牙交错,十分复杂。但可以说,从1616年女真族首领努尔哈赤分裂国土、叛国自立,到1644年清军入关,再到1683年清军在荷兰殖民者协助下攻克台湾、完成其民族征服,民族矛盾都是这一时期中国社会最主要的矛盾。如何对待这一矛盾,乃是衡量中国社会一切人的言论、行为的正当性和合理性的最高尺度。而从历史发展的更高层次立论,反抗满清民族征服的斗争,乃是光明与黑暗、进步与反动两大势力的激烈较量。明代中叶以后,中国社会走上了改革开放之路,出现了“天下之势偏重在商”的历史性变化,实现了从“夷入市中国”到“中国而商于夷”的转变,政治透明度和结社、言论的自由度大大提高。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尚且处于军事奴隶制阶段的游牧民族的征服对于先进的汉民族来说意味着什么!

  然而,不幸的是,在需要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和稳定的政治局面来挽救民族危亡的时候,明朝的社会危机却已经非常深重,亟需进行政治体制改革来治理其制度性的腐败。青年时代的傅山和顾炎武都是当时和平的改革派。傅山是晚明山西爱国学生运动的领袖,以“山右义士”而驰名海内;顾炎武亦“步厨俊之后尘”而与归庄一起加入复社,江南人有“归奇顾怪”之称。反对朝廷中的腐败黑暗势力,寄希望于政治的清明和国家的稳定,是他们的共同诉求。因此,他们都反对旨在取明朝而代之的农民暴动。民族危机如此深重,国家的内乱不是帮助异族征服者吗?陕北、河南的饥民固然值得同情,而被野心家和阉党余孽利用来作为改朝换代的工具不是十分可悲吗?因而,傅山根本不相信阉党余孽李岩为李自成编造的“闯王来了不纳粮”的谎言,不纳粮,李自成吃什么?不纳粮,他靠什么打天下、坐天下?所以傅山要积极抵抗李自成向山西流窜。顾炎武身在江南,当他听说李自成进京、崇祯帝殉国的消息后,长歌当哭,悲愤地写下了《大行哀诗》的篇章。

  清军入关,山西沦陷,傅山以“朱衣道人”的身份为掩护,从事抗清活动。“仰天看怒云,惊如义旗移”,热切呼唤民族保卫战争的兴起。1654年(永历八年),他与南明总兵官宋谦策划在河南武安起义,事泄被捕,经友人设奇计营救而出狱。随后南下江淮,试图策应郑成功水师北伐。北伐的失败使他不胜悲伤,遥望东海,作诗抒怀:“一灯续日月,不寐照烦恼。不生不死间,如何为怀抱。”(《望海诗》)与傅山的经历相似,清军下江南后,顾炎武亦奋勇投身民族保卫战争;此后,又先后化名圭年(即顾宁人之谐音)、蒋山佣、顾佣、王伯齐等,号称“鹰扬弟子”,以经商为掩护,在大江南北广交豪杰,策划反清。郑成功第三次北伐时,他也赶赴策应。其《赠傅处士山》诗中有“相逢江上客,有泪湿青衫”之句,似即指曾在江上与傅山相逢之事。

  “蓟门朝士多狐鼠,旧日须眉化儿女。”[4]当投靠满清的儒者们大肆为康熙歌功颂德的时候,傅山和顾炎武都对满清的黑暗统治有清醒认识。他们既不会忘记历史,也勇于正视血淋淋的现实。就在开“博学鸿词科”前不久,康熙还重演了清军下江南时的暴行,南方的汉族男子被大批屠杀,南京和扬州的街市竟成了八旗兵丁将掳掠来的大批汉族妇女当作猪羊一般贩卖的人肉市场,“市肆填塞……不可数计。”[5]。无论康熙如何作秀,傅山和顾炎武总是嗤之以鼻。傅山痛斥康熙崇儒重道的所谓讲学云:“以尧舜之冠加于狗头之上,即可以为尧舜乎!”[6]顾炎武亦作诗痛斥“虏主”,描写了“虏主”康熙及其侍从拜谒十三陵时忽闻隧中巨大声响,吓得面容改色、仓皇鼠窜的狼狈情景[7]。面对博学鸿词科的威逼利诱,他们誓死不从。傅山诗云:“生既须笃挚,死亦要精神……誓以此愿力,而不坏此身。”顾炎武亦斩钉截铁地说:“为言顾彦先,惟办刀与绳!”面对清廷“禁网日益密”的专制暴政,他们二人始终沉着坚定地思考着民族复兴的思想文化主题,上下求索,殚精竭虑,著书立说,以待未来。这样一种“萧然物外,自得天机”的精神,又岂是历来的庄禅学者所能望其项背?

  在人生态度上,如果说顾炎武自称在“萧然物外,自得天机”方面还没有傅山做得好,那也只是在一些无关大体的生活细节问题上。傅山不喜欢应酬,说“热闹人毕竟俗气”;而顾炎武的应酬却很多,并且结交了很多的“贰臣”朋友。傅山仗义疏财,顾炎武对钱财却看得比较重:他两次坐牢,虽然反清复明的政治问题实居主要,但也都与争田产有关,尽管公道是在他一边;他有一笔钱被朋友的儿子偷了,他就不惜撕破脸皮把钱要回来。江南人在钱财上精明有余而豪爽不够的气质,也在这位伟人身上表现出来。这些虽然都是小事,但却说明他没有傅山洒脱豪迈。

相关热词搜索:释萧然

上一篇:从傅山肯定“无理”范畴的角度看其反理学思想的社会政治指向
下一篇:《青囊秘诀》传承诸本初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