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艺作品中的傅山形象
2011-04-21 11:53:03   来源:史长虹    点击:

——以小说《七剑下天山》为例

  内容摘要:在文献记载中,傅山主要是以书画、医术、哲学、文学等方面的造诣流芳后世的。但在《七剑下天山》等文艺作品中,他还被赋予武林高手、侠义之士的内涵。究其原因,既有民间传说的成分,又有小说家创作之需要。这种内涵使小说家与傅山的影响相得益彰,形成了典型的良性循环。本文着重分析《七剑下天山》中的傅山形象,围绕其武学、医术、人文关怀和人格魅力展开。

  关 键 词:傅山;《七剑下天山》;

  梁羽生的小说《七剑下天山》(以下简称《七剑》)可谓是一部经典作品,除了多年来的经久不衰、为众多武侠迷们津津乐道外,近年更是陆续被改编为影视作品,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拥有了更多的观众,赢得了更多的掌声。

  在小说中,作者赋予傅山一派宗师的形象,他鲜有败绩,名满天下,文武双全,大智大勇,近乎完人。他一出场的介绍便不同寻常——

  在这些人中,有一个三绺长须、面色红润、儒冠儒服的老人,和他同来的是一个俊俏的美少年,说话却带着女音。这两个人说来大有来头。儒冠老者名叫傅青主,不但医术精妙,天下无匹,而且长于武功,在无极剑法上有精深造诣。除此之外,他还是书画名家,是明末清初的一位奇士。(第一回)

  寥寥数笔,便交代了傅山的主要特征——医术高超、长于武功、书画名家。医术和武功在随后的故事情节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但小说中对于傅山的书画造诣却少有涉猎[②],大概是出于武侠小说的性质考虑吧,又或者是因为傅山这方面的声名赫赫,已经无须花费太多的笔墨了。小说中除了武功、医学外,还突出了傅山的人品及情怀。

  一

  傅山的武学——无极派老前辈,在凌未风出道之前,“无极剑”傅青主和“游龙剑”楚昭南、“蹑云剑”石振飞并称当世三大剑术名家[③]。他武功高强,剑法精妙,平生绝技名“飞云袖底剑”,长袖和剑都是武器[④]。小说第一回就描写了他出手相救刘郁芳而与天山派叛徒楚昭南交手的情景,可谓是惊心动魄、扣人心弦:

  傅青主看了一会,对冒浣莲说:“看来非我出手不行了!”话声未了,只见楚昭南剑招如长江大河,滚滚而上,刘郁芳招架已显得很是艰难。傅青主叮嘱了冒浣莲一声:“你别乱走!”双臂一振,就如大雁一般,往下飞去。

  这时恰好楚昭南用了一招“极目沧波”,指向刘郁芳胸部,刘郁芳的青钢剑给他荡开,撤剑已来不及。傅青主到得恰是时候,右手无极剑凌空下击,左手一把抓住刘郁芳臂膀,运内家功力,向后一抛,刘郁芳借着这一抛之力,在半空中翻了个筋斗,轻飘飘的似羽毛一样落在那边的危崖之上。

  ……

  楚昭南越战越勇,剑招越来越快。傅青主却剑招倏变,越展越慢,但饶是楚昭南如何迅捷,却总是攻不进去,剑尖不论指到哪儿,都碰着一股回击之力。傅青主手上就像挽着千斤重物一样,剑尖东指西划,似乎甚为吃力,但却是剑光缭绕,好像在身子周围筑起了无形的铁壁铜墙。楚昭南是识货的人,知道这是最上乘的内家剑法,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楚昭南攻不进去,傅青主也杀不出来。两人都有点着急了。就在这僵待的时间,猛然间傅青主剑招一撤,门户大开。楚昭南一剑刺将入来,傅青主微微一闪,手中剑突然一闩,将楚昭南的剑锋锁住,左手闪电般的当头劈去。楚昭南猝不及防,右手剑一挺一卷,也以左掌迎击上去,只听得蓬然一声,接着满山惊呼,两人都似断线风筝一般,向石梁下的万丈深谷堕去!傅青主堕到半山,触着了崖石旁边伸出的虬松,一把拉住,就止了下堕之势;楚昭南却如弹丸一般,在半空中翻了几个筋斗,直落谷底!

  这段文字借楚昭南的感觉证实了傅山的武学造诣。再请看一段傅山与凌未风初次相遇的情景(笔者按:“灰衣人”为凌未风):

  灰衣人不躲不闪,反迎上去,傅青主双指点个正着,灰衣人似毫无所觉,闲闲地笑道:“老前辈不要和我开玩笑!”他微微后退,双掌一揖,说道:“晚辈这厢有礼了。”傅青主哪敢怠慢,也双掌合什,还他一揖,两边都是掌风飒然,无形中就似对撞一样,傅青主给震退三四步,灰衣人也摇摇晃晃,几欲跌倒。(第三回)

  相比于傅山,凌未风年富力强,是天山派的青年俊彦,《七剑》中的第一流高手,但他也被震得“摇摇晃晃,几欲跌倒”,可见傅山武功修行之深了。

  另外,这部小说中还有不少关于傅山武功的描写,限于篇幅,在此就不逐一列举了。

  二

  傅山的医术——药到病除,成功医治多人(尤其是用心理方法医治桂仲明的经典医例),并借高湛医术进入王府等要地执行重要的行动计划,或许可以说,他的医术成为他济世行侠的有力辅助手段。先来欣赏他医治桂仲明所使的高招:

  冒浣莲一见黄衫少年睡在地上,长剑堕在身边,失声问道:“他没有伤着你吗?”傅青主道:“没有,他根本没有和我动手。”说罢微笑道:“姑娘,我把他废了,你看好吗?”冒浣莲喊道:“这怎么成?”傅青主道:“我不是杀他,也不是把他弄残废,我是说把他的武功废了,我只要略施手术,就可以使他空有一身武艺,却毫无力气使得出来!”冒浣莲哽咽着道:“你怎能这样忍心?你平生替人治病,现在不替他治也罢了,还要捉弄他干嘛?”傅青主道:“就是因为我治不了他的病,他这个‘离魂症’(作者按:这是中国以前医学上的名词,相当于近代医学的所谓“梦游症”),一定是受了什么刺激,所以才发作出来,偏偏他又把什么都忘记了,没法探出他的病源,这叫我如何能治?尤其可怕的是,他在发作的时候,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他虽然白天里是个好人,晚上发作时,很可能杀了人也不自知,他的武功又这样厉害,我不把他废了。谁制服得了他?”冒浣莲问道:“他刚才想杀你吗?”傅青主道:“我还看不出来,只是见他面上充满杀气。“冒浣莲道:“我记得你以前和我谈过‘离魂症’的症候,有一些人心里埋藏着的事情,平时连自己也不知道,到了梦中,世俗的束缚没有了,会突然升起来,如冰山之上浮,可是他只是为满足自己被压制的欲望,在梦中欲求逞快于一时,真正的恶事还是做不出来的。这时他虽然是另外一个‘他’(作者按:相当于近代医学上的“精神分裂症”),却并不危害世人,这叫做善性离魂症,是吗?”傅青主听到这里,忽然摆了摆手,倏地站了起来。

  冒浣莲惊问道:“傅伯伯,你干什么?”傅青主道:“这个时候,亏你还有耐心谈医学上的问题。他究竟会不会害人,谁也不知道,我不能够冒这个险,让他留着一身武功,晚间乱闯。”说罢,缓缓向黄衫少年行去。冒浣莲急得两行清泪夺眶而出,说道:“傅伯伯,你不疼我了?”傅青主未及回答,忽见一条黑影似大雁般的飞掠而来,傅青主退后一步,哈哈笑道:“我知道你忍不住要跑出来了,你怎么不听我的话?”这飞掠而来的黑影,正是凌未风。

相关热词搜索:文艺 作品 傅山

上一篇:《青囊秘诀》传承诸本初考
下一篇:以《围绕傅山之对谈》一文为中心看傅山在日本书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