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围绕傅山之对谈》一文为中心看傅山在日本书界
2011-04-21 11:54:49   来源:日本广岛大学社会科学研究科 臧新明    点击:

  摘要:“傅山之魅力特别的一条是只用墨的重感堂堂地表现出来,另外也用线的力感和动感,只在具活力,有迫力的部分中,在其显要的位置,鲜亮地只以墨的重感来表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在傅山的作品中不正是存在着当今所说的和现代艺术之特征非常近的要素吗?以这样的眼光来看,能达到这样水准的人几乎没有。”这是《围绕傅山之对谈》一文中日展会员山内观在对谈中对傅山的一段评价,从中我们不仅可以感知到日本书家对傅山以“能达到这样水准的人几乎没有”的高度评价,而且还能窥看到日本书道界对傅山研究之深度的一个侧面,特别是从现代艺术的角度上去看傅山,使笔者为之眼前一亮。这对从传统意义上之研究的方法来说应该是一个较为新鲜的启示。

  关键词:对谈、连绵、傅山连绵、现代意义、艺术魅力

  序

  “傅山(1607―1684年),中国,明末,清初的文人画家,书家。太原人(山西省)。字青竹,青主。号嗇庐、朱衣道人等。”这是日文版《大英百科全书》中介绍傅山之其中最前面的一句话。日本受中国文化的影响,是一个喜欢书道(日本称书法为书道)的国家,其普及程度比书法之故乡中国有过之无不及,不仅小学校书法是必修之课,而且连很多类似中国村镇的地方都开有不止是一个的书道私塾或教室,尽管如此,书法世界之浩瀚广大,但如果不是专业研究和学习书道的专业人士,只普通的日本人以及一般学习书道的日本人,可能连如此的“傅山知识”也是不会有的,尽管在日本众多的书法展览会上,在众多的出品中也一定有那么一些模仿傅山或类似傅山的作品出现。对一些日本书道专家来说即不只是熟知傅山,而且研究之深度也颇让人为之叹服的。今有幸参加《纪念傅山诞辰400周年学术研讨会》借以《围绕傅山之对谈》一文为中心,同时也参照一些其他专家的论著,欲通过傅山书法的“现代”、傅山连绵的“特点”和傅山艺术的“魅力”这三个议题来探讨一下日本书界对傅山的书法艺术和思想是如何评价的。

  当然,只这一篇“对谈”肯定是不能代表日本书界之整个看法的,甚至是有些片面了。但笔者认为“对谈”的双方同是日本书艺院的常务理事,应该是有一定的典型意义的。且笔者认为“对谈”笔录比之书面文章更具“感性色彩”,尽管理性之思维可能相对弱一些,因此“对谈”更能较直观地感受到日本书界对傅山的率真评价,应该是可以借鉴和研究的一种可贵资料。本文虽也参照一些其他专家的论点,在理性方面做一些补充,但仍觉不够,还有待以后做更深入的研究。中国书法界特别是山西对傅山的研究可谓如海一样深,本文如能够的上是增添一朵浪花即足矣。

  一、傅山书法的“现代”

  傅山是生活在明末清初的人物,若提及现代的意义所在,笔者认为应该包含有以下两大方面的内容。

  其一是具象式的可看可见的传统继承。这其中又有思想、精神等指导意义的理论之继承以及笔法、章法等实际应用的技艺之继承。“宁拙毋巧,宁丑毋媚,宁支离毋轻滑,宁直率毋安排,足以回临池既倒之狂澜矣”[2]即这些名言哲理不论是现代,就是将来也会是书法理论体系中耀眼的座右铭。“作字先作人,人奇字自古。”[3]这三百多年前傅山所悟书家之理,同样是现代学书之大道。就笔法而言傅山亦有精辟论述:“作小楷须用大力,柱笔著纸,如以千斤铁枝柱地。若谓小字无须重力,可以飘忽点缀而就,便于此技说梦。写《黄庭》数千过,了用圆锋笔、香象力,竭诚运腕,肩臂共筋骨之输,久久从右天柱涌起,然后可语奇正之变。”[4]这是傅山在长年不断的实践中所精炼总结出来的非常形象且具体的笔法指针。对学书之人象是指点迷津一样,有忽然顿悟之觉,会省去多少弯路。因此无论社会如何发展,只要书法艺术存在,傅山的现代精神财富就会传承下去的。诸如“如以千斤铁枝柱地”这样的书法之形象借喻,象书道家追逐运笔之最高境界的“如锥画沙”、“如屋漏痕”等一样,定会成为现代之经典的。透过“写《黄庭》数千过”使现代的我们看到了一个在勤奋中求真悟道的傅山,“了用圆锋笔”使现代的我们直接感悟了“中锋”在书法艺术中的“重量”,因为这是“千过”之得,不易啊。

  其二则是抽象式的现代形式的借鉴。这些借鉴是可以直接意会和作用于现代作品之中的。虽然是几百年前的作品,但作品中那些被注入思想情感的线和墨,以及作者留刻在字里行间的动感和力感是可以直接被现代空间构成所借鉴的。傅山的作品即具备了这一要素,形成了傅山所特有的现代魅力借鉴和现代观念借鉴。“傅山之魅力特别的一条是只用墨的重感堂堂地表现出来,另外也用线的力感和动感,只在具活力,有迫力的部分中,在其显要的位置,鲜亮地只以墨的重感来表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觉得在傅山的作品中不正是存在着当今所说的和现代艺术之特征非常近的要素吗?以这样的眼光来看,能达到这样水准的人几乎没有。”[5]这是《围绕傅山之对谈》一文中日展会员山内观在对谈中对傅山的一段评价,从中我们不仅可以感知到日本书家对傅山以“能达到这样水准的人几乎没有”的高度评价,而且还能窥看到日本书道界对傅山研究之深度的一个侧面,特别是从现代艺术的角度上去看傅山,使笔者为之眼前一亮。这对从传统意义上之研究的方法来说应该是一个较为新鲜的启示。因此傅山之现代意义的研讨即不言而喻地进入了日本专家的视野。下面我们再看一段山内观和同是日本书艺院常务理事的杭迫有关傅山现代艺术的特征的对话:

  山内:关于傅山的魅力……有现代艺术的一面吧,比如从绘画方面来说,形和色以及意象等都好象带有作者那特有的属于个人的世界,宗教等好象也包含有这一因素吧。现代书法的场合也离不开线呀、形呀以及书写者特有的世界,这其中,形的话只是形,墨的话只是墨的重感在被强调。可是,这样很多的要素做最佳的调和,也就是可以说成是东洋人之德吧,留下这样感觉的作品,我觉得是具有古典性的作品。

  杭迫:全面的一种和谐啊。

  山内:是,是。可是作品中色的话只有色突然表现出来,或着说作品中主要的构成比如说有5根柱子的话就只表现5根柱子其它即好象无关系一样,特别是只强调一根柱子的表现我觉的这正是一个现代艺术的特征。色的话只表现出色来,墨的话只强调墨的重感。在做着这样研究和实践的人,如果说是谁的话,我想说难道这不是傅山吗?[6]

  这段对话以现代绘画为例,虽然只是面对作品的直观谈话而已,但形象具体地阐明了傅山的书法所包含的“现代艺术的特征”。其超越古典和谐,突出线或墨的重感使之形成的“傅山特征”,难道不正是给了我们一个从直观感受到理性研究的现代中介式的启示吗?这段对话能否代表日本书界对傅山现代意义的评价,答案一定是不能的,至少是不够全面的。但是从这段话那率真的生动的感性的自然流露的不加修饰的甚至是平平而出的评价,应该是最好的也是最有价值的“理论”感言,而不只是因为他们是日本书艺院的常务理事。

相关热词搜索:围绕 傅山之 对谈

上一篇:文艺作品中的傅山形象
下一篇:陈士铎“遇仙传书”案“仙”序署名考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