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略晋祠
2011-07-06 11:26:01   来源:晓勉    点击:

  来太原而未到晋祠,就不能算来过太原。太原人总爱这么说。他们认为晋祠是太原历史的见证者,体现着太原的特点和气质。的确,从春秋之际智伯引水灌晋阳到李渊起兵誓师晋祠到五代十国各路军阀在这一带血腥厮杀;从蒙古军队进攻太原延及晋祠到明末李自成农民军受阻于此到近代义和拳集结于祠,千百年来,晋祠上演了一幕幕风云变幻的历史剧。而晋祠的殿堂亭台、山山水水、文化艺术所产生的魅力,带给人们的则是由衷的赞叹和深长的思绪。

  5月末的晋祠被笼罩在夏日的骄阳里。门前混乱的各式摊点和无序停放的车辆使我们无心欣赏金代以后变革多次的大门,脚步匆匆进人祠内。晋祠究竟建于何时,现在已难说清,但北魏地理学家哪道元在他的地理巨著《水经注》中己有关于晋祠的记载,足以说明早在1500年前已有此祠。所谓“祠”是用来祭祀祖先的神庙二晋祠是姬虞的子孙为其建立的庙堂

  虞是周武王的小儿子,他在少年时代便被封到今人的晋南一带做诸侯,所以有人称晋祠是“山西人的祖庙”。

  工人们止在翻修晋祠主轴线上的路面,我们只好绕道直奔圣母殿。圣母殿背靠悬瓮山,是北宋太平兴国年间(公元979年一984年)为姬虞的母亲邑姜建造的。对于这座保存较好、文物价值很高的殿堂,我至今仍有种种不解:宋朝赵氏皇帝刚刚用水和火毁灭了晋阳城,却又立马跑到这里来大兴土木,为一个女人建庙。这究竟是因为当政者潜意识中的女神敬仰、生殖崇拜还是出于政治的需要呢?也许诸种因素兼而有之吧。自从圣一母殿建起后,它便逐渐喧宾夺主,到了明代,晋祠最显赫壮观的建筑群已成为围绕圣母殿建造的献殿、钟鼓楼、对越坊、金人台等,叔虞祠反而退居其次。至于最近在圣母殿后墙新发现的一些宋人题记及殿前檐下的宋代壁画则又为研究者们提供了新的素材。

  圣母殿珍贵,圣母殿里的43尊宋代彩塑更珍贵,堪称稀世瑰宝。虽然木栅栏将游人挡在了几米之外,但那些和真人差不多大小的彩塑仍然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面前。她们充满着“世俗世界”的亲切和魅力。端坐于殿堂中神龛里的圣母邑姜是主像,她身穿凤冠蟒袍,一副至高无上的样子。据说邑姜是姜子牙的女儿,在历史上口碑不错,就连视“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孔圣人在说到周初十大功臣时,也把邑姜列人其中,成为十人中唯一的女人。其余的塑像则是宦官、女官、侍女等。她们姿态白然,神情各异,或天真、或高兴、或忧愁、或冷漠,站在这些塑像而前,似乎可以听到她们慢声细语的述说、银铃般的笑声或哀怨的抽泣。难怪郭沫若先生来此参观时,在这些期像前久久不能离去,还留下了“倾城四十宫娥像,笑语嘤嘤立满堂”的名句。

  紧挨圣母殿有一株周代古柏,据说已经有3000多岁了。此树高近20米,形似卧龙。来过晋祠不知多少次一了,这株大树似乎不管什么季节都是枝叶苍翠。晋祠千年以上的树有6株,500年以上的也有40多株。周柏和隋代古槐共同构成了祠内最有特点的自然景色。

  人们都说晋祠的精华和灵魂在于水。这个水主要是指难老泉的。难老泉是晋水的主要源泉,另外两泉分别叫做善利、渔沼,均从瓮山底的岩层涌出。李白来此曾作诗:“时时出向城西曲,晋祠流水如碧玉。浮舟弄水箫鼓鸣,微波龙鳞莎草绿。”据说直到明代晋水仍可行船。令人们追悔莫及的是,由于在晋祠附近打井过多及小煤窑的乱开采,现在难老泉的流量已经很小了,给人们留下了千古的遗憾。我曾请教专家:如果加大保护力度,难老泉水量是否还有恢复的可能?得到的回答是令人心痛的,说水系已经遭到严重破坏,难老泉水的盛况有可能只会成为书中描写的景色。

  当我们怀着虔诚的心情去瞻仰千年国宝圣母殿的时候。却万万不可忽略我们脚下的那座不起眼的石桥。这桥就是国内极为罕见的“渔沼飞梁”。它前接献殿,后连圣母殿,桥的平面为十字形,用34根小石柱支撑,很像一只展翅欲飞的大鸟。据介绍,此桥距今至少已有1500多年的历史。这种桥梁结构以及制形,除偶见于古画中,实物仅存此桥,是举世罕见的孤例,也被人当作立交桥的最早模式。

  还有李世民亲书的《晋祠之铭并序》、明代重臣王琼的祠堂、水母楼……璀璨的晋祠从历史深处走来,任凭我们这些后来者去欣赏、去遥想。我们每次走近她,解读她,都会有新的感受,因为古老的晋祠经过人民千百年的建设和充实,虽然已经失去了“神灵”的光环,但她的山水自然和历史文物为我们现代人提供着永远的灵感。

  (摘自2007年6月4日《山西日报》)

相关热词搜索:领略 晋祠

上一篇:晋祠流水如碧玉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